创业公司必读!股权结构与募资可以这样做!

国内新创团队面临的大问题之一,就是公司的股权架构与合伙的股权分配;只有做好这两项,合伙创业才能安稳发展,细水长流,我觉得一家新创公司的价值,可以粗分为两类价值的结合:1)资源以及 2)执行。

1) 资源 这类投入有个重点:一旦投入,当下直接成为公司的资产。

2) 执行 这类投入有个重点:他是从零而持续在发生的,随着时间不断增加价值。

以制造业来说,因为重要的是资金(厂房、物料),而大部分员工被当成廉价的劳力,所以通常「2)执行」不被重视。可是在科技公司,或任何以「人才」为主要资产的公司中,「2)执行」的价值常常远超过「1)资源」。我认为这就是矽谷跟国内最大的差别之一。由于特性不同,架构公司股权结构时,比较好的做法是导入两个角度:图片[1]-创业公司必读!股权结构与募资可以这样做!-捷讯鸟

一:不同类股。把这两种的贡献分开来看:「1)资源」的投入,换来的是「A类股」,而「2)执行」的投入,换来的则是「B类股」。

二:不同时间 厘清贡献产生的时间。例如大部分「1)资源」的投入,一旦投入后随即转成公司资产,故产生的价值是立即性的;而「2)执行」的投入,则是随着时间慢慢产生并累积的。

导入这两个角度,会带来莫大好处,并避免许多问题。我们举例如下:

例一:在第一轮出资时,创办人甲虽然实力浅,但是家里有钱,于是投入一千万资金,并担任公司研发工程师,而创办人乙,技术上身经百战,但是家里没钱,于是没有出资,并担任公司技术长。

此例可以如此规划股权结构:我们定义两种类股:代表「1)资源」的「A类股票」、以及代表「2)执行」的「B类股票」。我们同时也定义「B类股票」的实现时间为四年,按月实现。

这个架构让我们得以如此规划:

公司成立之际,甲君的投资,立刻获得10张「A类股票」,而往后四年对公司的付出,按月实现,累积达四年,将获得共10张「B类股票」。四年后,甲君拥有10张A与10张B,一共20张股票。公司成立之际,乙君没有获得「A类股票」,但是往后四年的付出,按月实现,累积达四年,可获得40张「B类股票」。

在分股利或上市时,A、B类股拥有相同的权利。

以上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导入这两个角度后的许多好处,如:

好处一:正确归咎责任。

在本例中,创办人甲出了所有资金(一千万),四年后却只拥有公司的1/3股权(20张除以60张)。当初设立公司时,站在「2)执行」价值高于「1)资源」的角度,大家觉得这是合理的。

但假设四年后,公司经营失败,大家决定关掉并清算,而清算资产后,共得两百万。这结局,应该先追究「2)执行」方(B股),而比较不甘「1)资源」(A股)的责任。所以,这两百万应该优先清偿创办人甲当初投资一千万所获得的那10张「A类股票」。

术语上,这就是优先清偿权(liquidation preference)的概念。此例中,在公司成立之际,我们可以定义「A类股票」相对于「B类股票」,拥有优先清偿权。

那么此时,公司清算所得的两百万,将全数归创办人甲。虽然甲乙都有负责执行,故都有责任,但是当初只有甲放资金进来,故甲获得优先偿还。图片[2]-创业公司必读!股权结构与募资可以这样做!-捷讯鸟

好处二:正确估算付出。

两年后,甲君决定离开公司,那么他该拥有多少股票?

由于我们定义「B类股票」代表「2)执行」,并分四年实现(vest),故此时,甲君将带走10张「A类股票」以及5张「B类股票」,并因为提早两年离开,损失了5张未实现的「B类股票」。

又如一家公司开始获利并持续成长,不需要继续募资,那么随着时间,「A类股票」比例会慢慢被「B类股票」稀释。在上例中,四年过后,公司必须要再发下四年的股票给甲乙君以及团队。由于「B类股票」变多了,「A类股票」占全公司股票的比例自然就下降了。这是合理的,因为这反映了执行方为公司持续创造价值之际,也获得相对应的报偿。

如果出资者不帮忙执行,那么出资完就不再付出了。但是执行者,却是随时间一直不断付出,所以当然,就需要持续获得报偿。

从以上说明中我们也可以体会到,公司股权是应该是一个随时间而持续变动的概念。

好处三:细化决定权。

很多没有资金的技术创办人,为了觉得要维持掌控权,而一直不愿意募资,导致公司无法获得成长所需的资金。但是一但我们把股票分类,那么我们也就可以将决定权细分。例如技术创办人可以要求,更换技术长或技术副总时,需要「A类股票」与「B类股票」分开投票决定。这也就给予了「B类股票」在此事上的否决权。不论「B类股票」被稀释得多严重,仍然可以保有在某些决定的上的影响力。

好处四:脱勾「获利」与「决定权」

常见许多团队坚持持股比例,为的是掌控权,而投资人也坚持持股比例,为的是高的报酬。目的不同却都卡在持股比例时,就可以利用多类股方式来脱勾:我们可以设计成,所有类股都有股利权,但是「B类股票」在某些表决案中,一股可以投10票,这么一来,稀释就不会影响控制权了。这部分大家最熟悉的,就是Google 的B类股了。Google 创办人拿的都是Google 的B股,在投票时,一股可以投10票,而其他类股则是一股投1票。

好处五:正确反映股价。

每个投资人可为团队带来的价值不等,厉害的投资人就是可以立刻为团队带来经验、方向、人脉、资源、客户、甚至品牌效应。尤其这几年在美国窜红的实境募资节目「The Shark Tank」,更让一般人了解到投资人除了资金外,可以为新创公司带来的价值。

不过,厉害的投资人也很习惯拿自己的价值来要求较低股价。在某种程度来说,这是公平的,尤其在创业所需资金大幅降低的今天,团队初期需要的几百万或千万,很多有钱的个人就出得起了,更不用说创投,但是能够有能力真正帮公司的投资人却不多。如果优秀而又肯花时间的投资人,跟一般的土金主,拿的是一样的股价,那就不公平了。

问题是,假设第一轮我们找到了超级天使,而愿意用极低的股价让他进来,那么第二轮时,新的投资人势必质疑,为何一年内股价翻了三十倍?第二轮的投资人,只愿意用五倍的价格入股,此时解释起来,就耗时间了。

所以我认为比较好的做法,是让股价尽量反映公司目前合理的估值,而对于某些特别优秀,或特别肯帮忙的投资人,我们另外给予「B类股票」,而就如同薪水一样,对方有持续帮忙公司做好「2)执行」,我们就按月给,如果帮忙中断了,例如对方找到他觉得更值得花时间的公司去帮忙了,那我们也可以合理地终止合约,这对双方都公平。

即使对于同一轮增资进来的投资人,我们也可以针对其中某几位,依其对于「2)执行」面的时间投入、价值产生的不同,而给予不同数量的「B类股票」。

记得某一集的Shark Tank 中,科技创业家、NBA 小牛队老板Mark Cuban 马克‧库班与某团队议价,库班一直讲自己带来的附加价值,压低股价。最后团队突然说,认同您将带来的价值,这部分我们用「B类股票」给您。库班当场答应,双方敲定投资案。这应该是该节目中唯一一次团队提出「B类股票」,不过原因是The Shark Tank 身为实境节目,希望一般观众都能够看得懂,所以刻意简化谈判内容的原因。图片[3]-创业公司必读!股权结构与募资可以这样做!-捷讯鸟

好处六:建立「人才为主要资产」的概念。

今天的科技市场,很明显是一个资金过多而人才不足的情况。新创公司切分出不同类型的股票,可以分清楚「资源的付出」与「执行的付出」。这两种,哪一种价值比较高呢?我个人觉得对于高科技新创来说,是后者。

文初我们提到,资源包含了:创业的点子、申请中或已取得的专利、资金等等。我们拿其中「创业的点子」来看好了。「创业的点子」vs「执行」,我想提一下曾于2012年来内容讲TedxTaipei 的成功创业家与天使投资人Derek Sivers 在网路上广被分享的短文:)「Ideas are just a multiplier of execution(点子只是执行力的放大系数)」。他说:「对我而言,点子除非被执行,不然一文不值。点子只是放大系数,而执行力值百万

同理,我觉得创业的点子、申请中或已取得的专利、资金等等,都算是创业中所需要的资源,而最后创造出来的价值,可以用以下公式描述:


价值= (资源) X (执行)

资源可以帮助放大执行效果,但资源的多寡,只是个放大系数,价值本身仍来自于执行成果。因此,在设计公司高科技新创公司之股权结构时,设计有不同类股,并让主要负责执行的「人才」,不论是否拿得出钱投资,都能够获得相当的股数。

好处七:提升向心力。

我觉得一家高科技新创公司,尤其是软体公司,若留给团队的股数不够多,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如果团队股数不够,一但公司做出成绩,则必多挖角。如果两千万可以挖一位人才,挖十位也才两亿,谁又愿意用几十亿,甚至百亿来并一家公司?此外,就人才的角度,既然公司没有提供足够的股票,这种挖角也只是提供人才另外的选择,不一定算恶性。

个人认为真正的高科技新创公司,其主要资产并非其资金、资源或什至点子,而是其负责执行之人才,故设计分类股,可以让合理的股份,落在公司主要的资产:「人才」身上。

[结语]

根据各国法律不同,多类股的实现方式很多,常见的做法如「A类股票」设计成「可转换优先股(Convertible preferred stock),简称preferred」、「B类股票」设计成「普通股(Common Stock),简称common」,就是一种做法。当然,文中的「A类股票」也常被再细分,例如每轮的投资者会拿不同的类股(A轮类股、B轮类股、C轮类股等)。

不同类股的概念在美国,自十九世纪中旬于伐木业者中开始流行,至今已余一百五十年。然而在国内,不同类股的概念仍不流行,原因在于与境外公司(比如说开曼群岛、维京群岛或美国德拉瓦公司)相比,国内公司法对于特别股的限制较多,设计灵活性较低,因此比较难让特别股发挥细分持股人的目的。

举例来说,国内公司法第157条,基本上限制了特别股的表决或分派顺序,而第179条则规定,各股东的每股是一表决权。

最近看了不少国内创业公司,惊讶地发现许多仍以普通股为工具。同时,需要较灵活股权设计及法律法令的新创公司,即便创办人及公司都在国内,仍必须借由架设境外公司来方便达成多类股架构之好处。

要加速培育高科技新创公司,我觉得我国在法律面需尽速提升。别忘了除了法律与法令面外,判例也是大环境中很重要的一环,需要长时间累积。

学运后,政府回应速度明显加快,最近也终于有了些具体的进展。我认为加速器、育成中心、国际接轨等,其实业界都可以做得不错,然而制度面与法律面,就非得政府才能改革了。扶植新创,政府可考虑集中资源,聚焦此种只有政府能做的改革上。

对新创公司来说,股权设计影响深远,好的律师也是新创团队不可或缺的资源。创业的过程,本来也就是不断累积团队资源,建立人脉的一个过程。创业不用想哪一天会成功,因为永远有新的东西要学。只要不停地走,不会的东西总会熟,困难的市场总将克服,不知不觉中,会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经验丰富的经营者,这就是创业。与各位共勉之。

本文感谢群策整合顾问简荣宗律师、协合国际法律事务所廖维达律师、Chiang Law Office 蒋万安律师、以及WI Harper 创投合伙人Yvonne Chen 审阅。

最后注解:

  1. 一般较早轮投资人,可能会约定次轮投资人的投资条件或是转换条件不能优于自己的条件。若真的发生次轮投资人的投资条件优于自己的情形,早轮投资人可能会事先约定自身的投资条件(比如将来转换成普通股的转换比例等)自动向上调整,以保护早轮投资人的权利。如此一来,当然可能会影响后轮投资人的意愿。这是投资人保护自己的手段,本无可厚非,但是就公司经营者角度则应注意这些机制对于公司控制权的潜在稀释效果。(例如公司在未来拟发行新股给特定投资人A,而该投资人预计要取得公司过半股权,则在计算A到底应该取得几股才能达到50%控制权时,就会遇到特别股转换为普通股的数量连动变化的结果,造成计算上需要更加精密。)
  2. 若该新创公司未来预计在国内上市,依据目前实务作法,上市/柜前需先将公司特别股全部转换为普通股。因此该公司若未来计画在国内上市,早在设计公司章程及投资合约时,即应事先预留一个合理的特别股转换时点及机制,以免未来需要转换时才开始与投资人沟通,造成不必要的困难。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捷迅鸟的头像-捷讯鸟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